鹽城著名律師

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與韓某某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上訴案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法律顧問

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與韓某某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上訴案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與韓某某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上訴案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3)浙甬民一終字第495號上訴人(原審原告,原審被告):
關鍵詞: 寧波,上訴,工傷保險,糾紛

      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與韓某某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上訴案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3)浙甬民一終字第495號上訴人(原審原告,原審被告): 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 王某某,該公司總裁,董事長。

     委托代辦署理人: 沈某某,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原審原告): 韓某某。

     委托代辦署理人: 趙某某,系韓某某丈夫。

     委托代辦署理人: 李紅利,浙江合創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xx公司)因工傷保險待遇糾紛一案,不服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13日作出的(2013)甬鄞民初字第28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3年6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入行了審理。

     經閱卷和詢問當事人,事實已核對清晰,決定徑行判決。

     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認定: 2006年12月15日,韓某某入進xx公司工作。

     2008年12月12日,xx公司,韓某某簽訂勞動合同,合同期為2008年12月15日至2011年12月14日,韓某某受傷前月均勻工資為1154元,xx公司為韓某某繳納了2008年6月至2010年5月期間寧波市外來務工職員社會保險。

     2009年12月19日下戰書18時許,韓某某放工歸家途中被一輛二輪摩托車撞到,隨即被送至寧波市醫療中央李某某病院治療并先后住院二次合計42天,xx公司支付醫療費20000元,尚有醫療費4175.62元及住院糊口用品費190.62元由韓某某自行支付。

     韓某某受傷后未返歸xx公司工作,xx公司向韓某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合計8000元。

     因交通事故肇事方逃逸,該起交通事故至今未偵破。

     2010年5月28日,韓某某達到法定退休春秋。

     同年7月2日,韓某某傷情經勞動保障行政部分認定為工傷。

     同年11月22日,韓某某經寧波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審定為同意延長停工留薪期,韓某某支付鑒定費300元。

     寧波市醫療中央李某某病院先后出具疾病診斷意見書,其中最后一份診斷證實書建議韓某某病休至2011年11月12日。

     韓某某停工留薪期為2009年12月19日至2011年11月12日。

     2011年12月13日,寧波市康寧病院司法鑒定所出具法醫精神病鑒定意見書一份,鑒定韓某某腦外傷所致中度智能損害,韓某某支付鑒定費1000元。

     2012年1月11日,韓某某傷情經寧波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四級傷殘,韓某某支付鑒定費300元。

     2012年2月3日,韓某某申請辦理退休手續,寧波市xx區xx保險治理中央同意韓某某因工傷退休,并核準韓某某自同年2月起享受工傷退休待遇。

     同年2月8日,寧波市xx區xx保險治理中央核準韓某某一次性傷殘津貼金,醫療費及鑒定費合計29511.10元,xx公司領取了該款項且未給付韓某某。

     2012年11月,韓某某向寧波市鄞州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哀求裁決xx公司支付韓某某一次性傷殘津貼金40068元,停工留薪期工資差額部門68296元,醫療費25305.62元,鑒定費1300元,糊口用品費190.62元,住院護理費9240元,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及交通費1242元,并要求裁決xx公司為韓某某補繳2010年6月至2021年5月的醫療保險。

     2013年1月24日,該委作出甬鄞勞仲案字[2012]第1656號仲裁裁決,裁決xx公司支付韓某某一次性傷殘津貼金25902元,停工留薪期工資差額部門17627元,醫療費差額部門4175.20元,鑒定費1300元,糊口用品費190.62元,住院護理費2520元,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及交通費500元等合計53475.24元,并判決駁歸韓某某的其它仲裁哀求。

     另查明,2008年度寧波市在崗職工月均勻工資為2398元。

     2009年寧波市最低月工資尺度為960元。

     xx公司,韓某某均不服仲裁裁決,分別于2013年1月31日,2月5日向原審法院起訴。

     xx公司起訴兼答辯稱: 2010年5月28日,韓某某滿50周歲并達到法定退休春秋,雙方勞動關系終止,xx公司無法繼續為韓某某繳納社會保險,其停工留薪期應自2009年12月19日起至2010年5月28日止,故停工留薪期工資應為5957元,已支付8000元,無需另行支付。

     xx公司僅需支付韓某某社保部分已核算的一次性傷殘津貼金為25902元。

     護理費及交通費并無充分證據證實,不予認可。

     補繳醫療保險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亦不予認可,已支付醫療費20000元應予以扣除。

     哀求判決xx公司無需支付韓某某停工留薪期工資差額部門17627元。

     韓某某答辯兼起訴稱: 韓某某住院期間支付巨額醫療費,但xx公司僅支付20000元后便置之不理,病休期間,僅支付工資8000元。

     韓某某傷情經寧波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四級傷殘。

     社保部分已核準工傷賠償款,xx公司領取了該款項但卻未給付韓某某。

     韓某某亦未從交通事故肇事方獲得任何賠償。

     哀求判決xx公司支付一次性傷殘津貼金40068元,停工留薪期工資差額部門68296元,醫療費25305.62元,鑒定費1300元,護理用品費190.62元,交通費1242元,護理費9240元及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并判決xx公司為韓某某補繳2010年6月至2021年5月醫療保險費63527.40元,上述款項合計147336.20元。

     在審理過程中,韓某某變更鑒定費為1600元,變更護理費為18840元。

     原審法院審理以為: 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入行治療,依法享受工傷醫療待遇。

     本案中,韓某某于2009年12月19日發生交通事故,并于2010年7月2日依法認定為工傷,xx公司應按照《工傷保險條例》(修改前)相關劃定承擔工傷賠償責任。

     因xx公司與韓某某對住院糊口用品費190.62元及醫療費4175.20元均無異議,予以支持。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合用法律若干題目的解釋》第六條之劃定,當事人增加訴訟哀求的,如該訴訟哀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應當合并審理。

     關于韓某某主張xx公司支付鑒定費1600元的哀求,原審法院以為,固然韓某某在仲裁階段僅要求xx公司支付鑒定費1300元,但經審查,韓某某增加的鑒定費300元系因傷殘鑒定而產生的必要支出,該訴訟哀求與本案的訟爭具有聯系關系性,且考慮減少當事人的訟累,予以合并審理。

     因xx公司未就仲裁裁決認定的1300元鑒定費提起訴訟,應視為xx公司對該項裁決內容的認可,而韓某某另支付的鑒定費300元確因前去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而產生,據此,原審法院以為,韓某某關于鑒定費為1600元的哀求,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予以支持。

     關于韓某某主張支付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的哀求,因xx公司未就仲裁裁決認定的住院伙食津貼費金額提起訴訟,應視為認可該項裁決內容,xx公司應向韓某某支付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

     關于韓某某要求支付交通費的哀求,于法有據,但金額有誤,結合韓某某傷情及治療情況,酌情認定韓某某因治療工傷支付交通費500元。

     關于韓某某要求xx公司支付護理費 18840元的哀求,因韓某某未經勞動能力鑒定部分鑒定具有護理等級,且寧波市醫療中央李某某病院出具證實韓某某住院期間僅需陪護一名,故xx公司應支付韓某某住院期間護理費2520元(60元/天×42天)。

     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需暫停工作接受工傷治療的,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過12個月,經設區的市級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確認,可以適當延長,但延長不得超過12個月。

     工傷職工評定傷殘等級后,停發原待遇并按照相關劃定享受傷殘待遇。

     本案中,韓某某遭受工傷事故,在工傷治療期內,韓某某雖達到法定退休春秋,但結合韓某某醫囑病休及傷殘鑒定情況,原審法院確認韓某某停工留薪期為2009年12月19日至2011年11月12日,故xx公司應支付韓某某停工留薪期工資26276.70元(1154元/月×23個月-1154元/月÷21.75天×5天),扣除xx公司已支付工資8000元,xx公司仍需支付韓某某停工留薪期工資18276.70元。

     關于xx公司主張無需向韓某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的哀求,于法無據,不予支持。

     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四級傷殘的,保存勞動關系,退出工作崗位,其一次性傷殘津貼金應為18個月本人工資。

     本人工資低于統籌地區職工均勻工資60%的,按照統籌地區職工均勻工資的60%計算。

     本案中,韓某某因工致殘并經鑒定為四級傷殘,韓某某要求xx公司向其支付一次性傷殘津貼金的哀求,于法有據,但金額有誤,予以調整為25902元。

     用人單位已為勞動者辦理了社會保險參保手續,雙方又因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或因繳費年限,繳費基數發生爭議的,應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解決處理,不應納進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

     況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對用人單位欠繳社會保險用度負有征繳義務,假如勞動者,用人單位與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就欠繳社會保險費等發生爭議,是征收與繳納之間的糾紛,屬于行政治理范疇,并非單一的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的社保爭議,不應納進人民法院民事審訊的范圍,勞動者可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等相關部分申請解決。

     本案中,xx公司為韓某某繳納了2008年6月至2010年5月期間的社會保險,現韓某某要求xx公司為其補繳2010年6月至2021年5月醫療保險費,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訴訟的受理范圍,不予支持。

     據此,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六條,第五十條,《工傷保險條例》(修訂前)第二十九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三條,第六十一條之劃定,作出判決: 一,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向韓某某支付住院糊口用品費190.60元,醫療費4175.20元,鑒定費1600元,住院伙食津貼費1260元,交通費500元,住院護理費2520元;二,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向韓某某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18276.70元,一次性傷殘津貼金25902元;上述一,二項,合計54424.50元,限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三日內履行完畢;三,駁歸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的訴訟哀求;四,駁歸韓某某的其它訴訟哀求。

     假如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劃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0元,減半收取5元,由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負擔。

     宣判后,原審原告(原審被告)xx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哀求撤銷原審訊決第二項,改判上訴人無需再支付被上訴人的停工留薪期工資。

     理由是: 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的劃定,停工留薪期是職工因工受傷需要停工治療而產生的期間,可見是以"工”即"勞動關系”的存續為條件和基礎的,沒有勞動關系或勞動關系終止,停工留薪期也應當不存在或終止。

     被上訴人2009年12月19日發生工傷,2010年5月28日達到法定退休春秋,與上訴人之間的勞動關系因法定原因終止,停工留薪期也應隨勞動關系的終止而終止。

     故被上訴人的停工留薪期期間應為2009年12月19日至2010年5月28日止,共計5個月零9天。

     而上訴人已支付被上訴人停工留薪期工資8000元,超過本應支付的工資數額。

     一審訊決根據醫囑和傷殘鑒定情況,確認被上訴人的停工留薪期為2009年12月19日至2011年11月12日,判決上訴人還需支付18276.70元停工留薪期工資,顯然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的內涵本意。

     被上訴人韓某某答辯稱: 哀求駁歸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證據。

     綜上,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以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四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合用法律若干題目的解釋(三)》第七條的劃定,勞動者開始依法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是勞動合同終止的法定原因之一,達到法定退休春秋但未開始享受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的,與用人單位仍系勞動關系。

     本案中,韓某某雖于2010年5月28日達到法定退休春秋,但其系于2012年2月方才開始享受工傷退休待遇,此前其仍與xx公司存在勞動關系。

     因此,原審法院結合韓某某醫囑病休,傷殘鑒定以及經寧波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審定同意延長停工留薪期等情況,確認韓某某停工留薪期為2009年12月19日至2011年11月12日并無不當,xx公司需支付韓某某該期間的停工留薪期工資。

     綜上,原判認定事實清晰,合用法律準確,程序正當,判決得當。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劃定,判決如下: 駁歸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上訴人寧波xx團體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訊決。

     審 判 長 趙 暉審 判 員 樊瑞娟代辦署理審訊員 梅亞琴二○一三年七月三日代書記員 吳佳易

闲来麻将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