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城著名律師

民事賠償和工傷保險賠償不重復支付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法律顧問

民事賠償和工傷保險賠償不重復支付

* 來源 : * 作者 :
文章導讀:賈翠平訴肇南公司工傷保險待遇糾紛案題目提示:受害人取得肇事車主的人身損害賠償金后,是否還可以取得工傷待遇賠償?【要點提示】在第三人交通肇事致
關鍵詞: 工傷保險,賠償,民事賠償,重復

      賈翠平訴肇南公司工傷保險待遇糾紛案題目提示: 受害人取得肇事車主的人身損害賠償金后,是否還可以取得工傷待遇賠償?  【要點提示】  在第三人交通肇事致工傷賠償案中,對于已經在民事賠償中獲得賠償的部門,工傷保險賠償中不再重復支付,工傷保險只承擔增補賠償責任。

     【案例索引】  一審: 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人民法院(2003)端民初字第751號(2003年9月18日)  二審: 廣東省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2003)肇中民終字第308號(2004年2月4日)  再審: 廣東省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2005)肇中法民再字第6號(2005年10月17日)  復查: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06)粵高法民一申字第738號(2006年12月20日)  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監字第179號(2009年4月24日)  原告(反訴被告): 賈翠平  被告(反訴原告): 肇慶市肇南公司(以下簡稱肇南公司)  賈翠平2001年5月24日入進肇南公司工作,雙方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肇南公司亦沒有為賈翠平交納工傷保險費。

     2002年6月10日晚,賈翠平在加班后,歸家途中遭遇交通事故,致左大腿高位截肢。

     賈翠平從2002年6月11日至9月24日住院治療103天,需陪護二人。

     賈翠平與事故責任方于2002年10月15日達成調解協議,由事故責任方賠償賈翠平醫療費34391.20元,住院伙食費3150元,誤工費2803.5元,陪人費4662元,定殘費300元,殘疾津貼費97195.56元,殘疾用具補償款156000元,撫養費15600元,交通費770元,共314872.26元。

     賈翠平當天已收到上述款項。

     2002年9月29日,廣州市某義肢矯形康復中央出具證實,以為賈翠平適合安裝國產普及型假肢,單價為19600元,假肢正常使用年限為4年。

     2002年10月18日至2002年11月15日,賈翠平在該康復中央住院28天,安裝假肢,需陪人一人,支出假肢費36000元,住院費1680元,治療費84元。

     2003年1月10日,某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認定賈翠平為因工受傷。

     同年1月16日,該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四級傷殘。

     肇南公司和賈翠平因工傷保險待遇題目協商未果,賈翠平于2003年1月16日向某市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

     該仲裁委員會于2003年3月27日作出裁決: 肇南公司在裁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支付賈翠平一次性傷殘補償金11430元及殘疾退休金76200元。

     雙方對仲裁裁決均不服,在法按期限內均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

       肇南公司訴稱: 賈翠平享受了廠方提供的免費宿舍福利待遇后辦理退宿手續,由此造成的法律后果應由其自己承擔,哀求判決賈翠平不為工傷,原告不應承擔責任。

       賈翠平訴求判令肇南公司支付1個月工傷補助5558元,首次假肢安裝費37764元及至70歲11次的假肢安裝費共339164元(11次×27400元/次),18個月一次性殘疾補償金14504.94元,殘疾退休金333613.62元(9670元/年×75%×46年),6個月安家津貼費4834.98元,134天住院伙食津貼費,護理費8682元,工傷鑒定費50元。

       另查明,肇慶市2001年度職工年均工資9670元,月均勻工資為805元。

      【審訊】  一審法院審理后以為: 勞動者的正當權益受法律保護。

     肇南公司與賈翠平之間形成了事實上的勞動關系,肇南公司因未為賈翠平參加工傷保險,故對賈翠平在放工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并經有關部分認定為因工受傷而造成的經濟損失,應由肇南公司按有關社會工傷保險尺度予以賠償。

     肇南公司在訴訟中拋卻其訴訟哀求,符正當律劃定,予以準許。

     賈翠平要求肇南公司賠償住院期間至評殘之日止的工資,假肢安裝,維護費,一次性殘疾補償金,一次性殘疾退休金,住院伙食費,陪人誤工費,符正當律劃定,其公道部門,予以支持。

     賈翠平的住院伙食費按20元/天計131天,共計2620元;住院期間陪人誤工費按21.96元/天2人計103天及21.96元/天計1人28天的尺度計付,為5138.64元,一次性殘疾補償金按805月計發18個月,共為14490元。

     賈翠平從治療至評殘之日的工資為5558元(按794元/月計7個月),肇南公司以為賈翠平事故前的工資為600元/月,但未能提供相關證據予以證明,故對賈翠平主張的工資數額予以確認。

     賈翠平要求肇南公司支付首次假肢安裝費37764元過高,不予支持。

     賈翠平首次假肢安裝用度中的假肢費為36000元,超出了其適合安裝的假肢類型的19600元的尺度。

     因此,對賈翠平首次假肢支出的住院費1680元,治療費84元,假肢費19600元,予以確認,超出部門由賈翠平自行負擔。

     賈翠平計至70歲的假肢安裝費應以19600元/次計11次,共為215600元。

     賈翠平因公受傷需要支出的假肢用度合計236964元。

     鑒于交通事故的責任方已賠償賈翠平假肢費156000元,賈翠平要求肇南公司負擔其該項目全部用度,不予支持,肇南公司應賠償賈翠平假肢用度的不足部門,即80964元。

     賈翠平要求肇南公司一次性支付其至70歲的46年的殘疾退休金333613.62元,不符正當律劃定,不予支持。

     賈翠平堅持要求肇南公司一次性支付其殘疾退休金,則應按9670元/年計算10年依75%的尺度計付,即為72525元。

     賈翠平的戶口所在地在四川,其辦理傷殘退休手續后現歸戶口所在地安頓,不屬異地安頓,故對其要求肇南公司支付安家津貼費的哀求,不予支持。

     對賈翠平要求支付定殘費,小孩撫養費的訴訟哀求,因缺乏理據,亦不予支持。

     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三十三條,第五十一條,《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實施細則》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的劃定,判決: 肇南公司支付賈翠平一,住院伙食費人民幣2620元,陪人誤工費5138.64元;二,工資5558元;三,假肢費80964元;四,一次性殘疾補償金14490元;五,殘疾退休金72525元;六,駁歸賈翠平的其他訴訟哀求。

       一審訊決后,肇南公司和賈翠均勻不服,提出上訴。

       肇南公司上訴稱: 賈翠平不遵守廠規而出了交通事故,應由其自行承擔責任。

     此外,一審訊決的第一,二,三項應由事故責任方賠償,在交通事故處理時已計定,賈翠平在調解時拋卻了部門賠償數額后已得到相同項目的賠償,不應再由我公司賠償。

     還有,一審訊決第四,五項的工資月基數尚未核準,一審法院就此判決是不客觀的。

     哀求二審予以改判。

       賈翠平上訴稱: (1)肇南公司在我發生事故前未辦理工傷保險,一審法院將理應由肇南公司全額支付的236964元只判決補差80964元,不符合《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的劃定。

     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賠償是互相獨立的,一審法院將案外人支付的假肢費部門扣出,僅判決肇南公司承擔補償責任于法無據。

     哀求改判肇南公司支付假肢費236964元。

     (2)肇南公司未給我購買工傷保險,應合用《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51條,不合用第33條,全部用度由肇南公司承擔,一審法院未將醫療費予以處理,不能判決肇南公司免責。

     哀求增補判決醫療費34391.2元。

     (3)按《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51條,第27條的劃定,肇南公司應支付333615元(9670元/年×75%×46年)的殘疾退休金,而不是按10年計算的72525元,一審法院合用法律錯誤,應予改判,且要求一次性支付。

       二審法院以為: 賈翠平在放工歸住處途中發生交通事故被撞至四級傷殘,賈翠平依法可享受工傷保險待遇,而作為用人單位的肇南公司沒有為賈翠平辦理工傷保險,由此所產生的工傷保險待遇責任由肇南公司承擔。

       賈翠平在交通事故的處理中,與肇事者已就醫療費,住院伙食津貼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殘疾等級評估費,殘疾者糊口津貼費,殘疾用具費和撫養費達成調解協議并已履行完畢。

     該協議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沒有違背法律劃定,固然協議賠償額與法律劃定的計算值有差異,但協議內容是賈翠平的真實意思表示,是賈翠平拋卻自己權利的行為,應予確認。

       依照《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28條: "因為交通事故引起的工傷,應當首先按照《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及有關劃定處理。

     工傷保險待遇按照以下劃定執行: (一)交通事故賠償已給付了醫療費,喪葬費,護理費,殘疾器具費,誤工工資的,企業或者工傷保險經辦機構不再支付相應待遇。

     企業或者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先期墊付有關用度的,職工或其支屬獲得交通事故賠償后應當予以償還。

     (二)交通事故賠償給付的死亡補償費或者殘疾糊口津貼費,已由傷亡職工或支屬領取的,工傷保險的一次性死亡津貼金或者一次性傷殘津貼金不再發給。

     ……”的劃定,賈翠平除了殘疾退休金外的其他工傷待遇項目在交通肇事賠償案中已調解并履行完畢取得相應的款項,得到了賠償,不應重復計算。

     賈翠平上訴再要求肇南公司就假肢費和醫療費兩項支付用度沒有法律依據。

       對于賈翠平的殘疾退休金,依照《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28條的劃定一般按半年計發一次至其死亡,現賈翠平哀求一次性支付,應按照《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實施細則》第24條的劃定,計發10年,計發基數尺度為《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27條劃定的傷者所在市上年度職工月均勻工資,賈翠平要求計發至70歲,沒有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以我市上年度職工月均勻工資為基數計發殘疾退休金準確,鑒于肇南公司對一次性殘疾補償金這一項目賠償沒有提出異議,本院不予變更。

       肇南公司以為賈翠平違背常規,沒有事實依據,其要求賈翠平自行承擔責任不予支持。

       原審認定事實清晰,合用法律部門不當,判決: 一,維持一審訊決第四,五和六項。

     二,撤銷一審訊決第一,二和三項。

       賈翠平申請再審稱: 二審訊決按照《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28條劃定,作出申請人就住院伙食津貼費,誤工費,假肢費等用度不能重復計賠的結論是錯誤的,哀求再審改判。

       二審法院再審以為: 賈翠平提出住院伙食津貼費,誤工費,假肢費等用度均屬廣義的醫療所需用度,依據《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的劃定,賈翠平要求重復計賠的申訴理由缺乏理據,判決: 維持二審訊決。

       賈翠平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查后駁歸賈翠平的再審申請。

       賈翠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理由: (1)原審訊決違背法定程序。

     《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33條與《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28條劃定有相沖突的情形。

     依據《立法法》第86條第1款第(2)項之劃定,法院應中止審理,逐級上報國務院裁決。

     (2)原審擴大解釋"醫療費”,合用法律錯誤。

     "醫療費”和"康復用具費”是相互獨立的賠償項目,并非包含關系。

       最高人民法院以為其申訴理由不成立,下發不予再審立案通知書。

       【評析】  本案系因第三人交通事故侵權致人工傷引發的工傷賠償糾紛,爭議的焦點是在受害人取得肇事車主的人身損害賠償金后,是否可以取得工傷待遇雙份賠償。

     即涉及第三人致人工傷事故的法律合用題目。

       職工上放工途中因交通事故導致的工傷存在著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與工傷保險賠償的競合。

     如何協調,處理工傷保險賠償和民事損害賠償的關系,在司法實踐中,存在爭議和難點。

     在世界各國對該題目有四種處理模式: 第一,工傷保險取代民事損害賠償;第二,受害人可以同時獲得工傷保險待遇和民事損害賠償,但勞動者個人需交納高額保險費;第三,受害人可以選擇獲得工傷保險待遇或者民事損害賠償;第四,民事損害賠償與保險待遇實行差額互補。

     因為我國法律對此類工傷賠償與民事賠償的關系沒有明確劃定,在理論上,二者系不同的法律關系,獲得雙重賠償從法理上是并行不悖的,因此,實踐中爭議較大,存在不同做法。

     根據1996年勞動部頒布的《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以下簡稱《試行辦法》)第28條劃定,職工因交通事故引起的工傷,工傷待遇與交通事故賠償是不能重復享受的。

     采取民事賠償優先,工傷保險增補模式。

     之后,一些省市立法接踵制定了地方工傷保險條例,有與該《試行辦法》劃定不一致的情況。

     好比浙江省的劃定采取總額補差,廣東省的劃定是增補模式,而深圳市的劃定是兼得模式。

     根據2003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頒布實施的《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合用法律若干題目的解釋》第12條劃定,勞動者因工傷事故受到人身損害,按《工傷保險條例》處理;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的,勞動者可以哀求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

     即賠償主體為統一主體時,以工傷待遇賠償取代交通事故賠償;因用人單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權造成勞動者人身損害,賠償權利人對侵權第三人有獨立的賠償哀求權,即兼得賠償,但如何賠償,并不明確,對此有關職員的解釋是"鑒于有關部分和學者對于工傷保險賠償和民事賠償的協調機制尚有不合意見,一時難以同一,而工傷保險賠償糾紛又屬于勞動爭議案件,故在本解釋中暫時不作劃定,留待日后再作解釋”。

     2004年施行的《工傷保險條例》則取消了原《試行辦法》第雙條的內容,對于工傷待遇與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如何處理沒有作明確劃定。

     但對原《試行辦法》,有關部分也沒有明文廢止,目前該辦法仍處于繼續生效狀態。

     因此,在處理交通事故賠償與工傷賠償的關系上有可能存在合用法律上的沖突和難題。

       本案中,賈翠平在放工歸住處途中發生交通事故被撞致四級傷殘,經有關部分認定為工傷,故賈翠平依法可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因用人單位肇南公司沒有為賈翠平參加工傷保險,根據《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51條的劃定,由此所產生的各項工傷待遇全部由肇南公司支付。

       賈翠平在交通事故處理中,已自愿與事故責任方就治療期間所需的治療費,住院費,伙食費,陪人費,誤工費,定殘費,殘疾津貼費,殘疾用具補償款,撫養費,交通等用度達成調解協議,總計314872.26元,已由肇事車主賠償給賈翠平。

     之后,賈翠平又起訴用人單位要求工傷賠償,原審法院依據《試行辦法》第28條,對其中在民事賠償中已經獲賠的項目(住院伙食費,住院護理費,工傷補助和殘疾用具費),沒有予以支持。

     而中院再審訊決及廣東高院的駁歸通知中除以為依據《試行辦法》第28條,在交通肇事賠償案中已得到的賠償不應重復計算外,還以為住院伙食費,住院護理費,工傷補助和殘疾用具費屬于廣義的醫療用度,賈翠平的申訴亦不符合《廣東省社會保險條例》的劃定。

     對此,申訴人賈翠平以為原審合用法律錯誤,擴大解釋醫療費,要求依據《廣東省社會保險條例》第33條"除醫療費和喪葬費不重復計付外,其他工傷保險待遇照發”的劃定,對本案再審給付上述用度。

     這里,如何合用法律成為本案的焦點題目。

       一,本案是否合用《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28條的劃定題目  我國《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28條對因為交通事故引起的工傷,工傷保險待遇的給付做了明確劃定,其中第一款劃定"交通事故賠償已給付了醫療費,喪葬費,護理費,殘疾器具費,誤工工資的,企業或者工傷保險經辦機構不再支付相應待遇(交通事故賠償的誤工工資相稱于工傷補助)。

     企業或者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先期墊付有關用度的,職工或其支屬獲得交通事故賠償后應當予以償還”。

       該《試行辦法》是勞動部根據《勞動法》制定的,自1996年10月1日起試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及其職工必需遵照本辦法的劃定執行”。

       《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是廣東省人大,根據憲法及有關法律法規制定的地方性法規,1998年11月1日施行。

     合用于本省行政區域內所有企業,事業單位,國家機關,社會集團,城鎮個體經濟組織及其所屬全部員工。

     該條例第33條劃定"統一工傷事故兼有民事賠償或貿易性人身,人壽保險賠償的,按民事賠償或貿易保險賠償,社會工傷保險補償的順序處理。

     除醫療費和喪葬費不重復支付外,本條例劃定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照發”。

       本案交通事故發生于2002年6月10日,認定工傷日為2003年1月10日。

     法院受理本案為2003年4月。

     故,從法律法規的時效上說,上述二部法規均可合用(2004年施行的《工傷保險條例》不合用于本案)。

     但從效力上說,《試行辦法》屬于國務院部分規章,《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屬于地方性法規,根據我國《立法法》第80條第1款劃定: "地方性法規的效力高于本級和下級地方政府規章。

     "第82條的劃定: "部分規章之間,部分規章與地方政府規章之間具有平等效力,在各自的權限范圍內施行。

     "因此,《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作為地方性法規,其效力高于部分規章。

     而且《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是在《試行辦法》之后,根據地方情況制定的,相對與全國試行的《試行辦法》,屬于特別法,因此,本案應優先合用效力較高的《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在該條例沒有劃定或劃定不明時,可合用一般劃定《試行辦法》。

       從《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33條的劃定望,在統一工傷事故兼有民事賠償或貿易性人身,人壽保險賠償時,先按民事賠償或貿易保險賠償,之后由社會工傷保險補償的順序處理。

     "除醫療費和喪葬費不重復支付外,本條例劃定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照發”。

     采取的是增補模式,即在民事賠償或貿易保險賠償已經賠償的項目部門,在工傷賠償中不再支付,工傷待遇只是增補賠償其他工傷待遇。

     但住院伙食津貼費,住院護理費,工傷補助,假肢費是否屬于醫療費之外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在條例及實施細則中均沒有明確說明。

     從條例采增補模式原則分析,應屬于不應重復支付之用度。

     在此情況下,原審引用部分規章《試行辦法》第28條有關交通事故引起工傷處理的特殊劃定,合用法律并無不妥,處理結果也與《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精神不相悖。

       關于申訴人賈翠平提出"依據《立法法》第86條劃定"地方法規與部分規章沖突的,法院應中止審理,逐級上報”的題目,《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與《試行辦法》的劃定不絕一致,確實存在法律合用的題目,但《立法法》第86條劃定上報國務院的條件前提是"不能確定如何合用時”,由國務院提出意見,分別處理。

     本案中,原審法院根據法律法規的效力和合用范圍,選擇確定合用的相關法規來處理糾紛是妥當的,并不違背法律程序。

     本案不屬于"地方性法規與部分規章之間對統一事項的劃定不一致,不能確定如何合用時,由國務院提出意見”之情形。

     申訴人主張本案應按照《立法法》第86條劃定報國務院處理的理由不成立,而且該做法也勢必導致糾紛長期得不到解決,受害人的利益得不到及時有效的保障。

     故原審法院依職權裁量對當事人權益的保護是有利的,做法并無不妥。

       二,《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第33條劃定的理解題目  該條例劃定的工傷保險待遇有: 第23條醫療用度(含掛號費,治療費,藥費,檢修費,手術費,住院普通床位費,就醫路費等),住院治療的伙食費,外埠治療所需交通,食宿費;第24條誤工工資(工傷補助);第25條護理費;第26條康復用具費;第27條一次性殘疾補償金,殘疾退休金;第28條異地安家津貼費;第29條工傷辭退費;第30條喪葬費,遺屬撫恤金,供養直系支屬,配偶糊口津貼費等。

       條例第33條劃定"除醫療費和喪葬費不重復支付外,本條例劃定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照發”中醫療費范圍有那些?是僅指第23條劃定的醫療費,仍是包括因醫療必然帶來的其他用度,立法機關沒有明確解釋。

     從字面意思望,住院伙食津貼費,住院護理費,工傷補助,殘疾器具費不同于醫療費,但該用度的發生均是圍繞醫療目的產生的直接用度,且是獨一的,勞動者不能同時據有二份殘疾器具。

     參照條例確立的民事賠償優先,工傷保險補償賠償原則及該條例實施細則第33條劃定的"在被保險人獲得民事賠償和貿易性人身,人壽保險賠償時,應償還工傷保險基金墊付的用度”之劃定,原審法院將該用度理解為廣義的醫療所需用度是符合立法精神的,對于已經在民事賠償中獲得賠償的部門,工傷保險賠償中不再重復支付,工傷保險只承擔民事賠償中增補賠償責任,即在工傷保險待遇范圍內承擔第三人不能賠償部門的補足差額。

     況且,我國民法理論中亦有"不應獲得額外利益”的原則,工傷保險是國家法律強制劃定社會保障機構或用人單位必需履行的法定義務,是受害人基于勞動者的身份依法享有的權利,是一種福利性的津貼軌制,不同于一般貿易保險,勞動者依貿易人身保險獲得的賠償是基于保險合同取得,用人單位不得主張在工傷待遇中扣除。

     而工傷保險賠償是基于其社會保障機制的補償功能,應當以補償當事人損失為目的。

     在第三人侵權給勞動者造成損害的,基于侵權過錯責任原則,第三人應予賠償,但同時,因為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存在事先的勞動合同關系,被確認工傷后,還可享有工傷保險待遇,也就是說,第三人侵權致工傷的勞動者可以獲得民事侵權賠償和工傷待遇賠償雙重救濟。

     根據我國現行法律法規的劃定,并不合用擇一賠償模式,但亦未明確有雙重賠償的劃定,而大多劃定在獲得民事賠償后,工傷待遇不重復計賠,這也是符合我國經濟現狀和社會實際情況的。

     假如雙份賠償,既加重了工傷保險機構和企業的負擔,可能損害企業為社會服務的積極性,也與設立工傷保險法律軌制之分攤風險的目的,宗旨不相符。

     同時可能造成不同工傷勞動者之間的利益不平衡。

     所以,原審法院依據《廣東省社會工傷保險條例》劃定及增補賠償原則和《試行辦法》第28條的劃定,對賈翠平的重復賠償哀求未予支持是適當的。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對賈翠平的再審申請決定不予立案再審。

       需要說明的是,2004年1月《工傷保險條例》施行后,因為新條例取消了《試行辦法》中第28條的劃定,所以,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時不宜再合用《試行辦法》的劃定,應依據《工傷保險條例》及當地工傷保險條例的有關劃定入行綜合評判。

      。ㄒ粚徍献h庭成員: 倫金培 伍鳳嬌 宋凱文  二審合議庭成員: 梁碧媛 張日紅 唐強  再審合議庭成員: 劉伊君 薛朝陽 文翠芳  編寫人: 最高人民法院 劉京川  責任編纂: 馮文生

闲来麻将最新版下载